Archive for 12月, 2006

我们哪有精力去为中国龙正名?

点击看大图最近网络上炒得很厉害的话题就是为中国龙正名,很多人都在发表自己的观点。本来我不想就这个话题浪费太多口舌笔墨的,但是被一朋友问到这个话题,要我说说我的看法,那我就说一说。具体为什么要为中国龙正名,来龙去脉我也没有仔细去了解,只是觉得我们现在没有必要花费太多精力来讨论这个话题。

我觉得哈,这些东西现在炒作这个太早了,还是先把国民收入提起来才是当务之急。龙不龙,虎不虎,不是他说了算,也不是几个网民发表一下意见就算,你去问问中国广大的农村百姓,他们肯定会说是龙,但是,他们最关心却肯定不是这个,而是今年的收成,今年的收入,有没有钱过年,出去辛苦一年打工的钱能不能拿到手,开年子女上学的学费什么时候筹得够,庄稼长虫了有没有钱买药等这些实在的问题。

龙的传人,这是自古就有的说法。他们那群衣食无忧的人,吃饱了撑的,没事找事,放个臭屁以期出名,我们没有必要去理会他。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写文章发表看法的原因。因为我现在就在为吃饭的事发愁,哪有精力来想为中国龙正名的事啊。饭都吃不饱,是不是龙对我来说,有意义吗?

中国还有多少处在贫困线以下的人?中国还有多少贫困地区的孩子上不起学?中国还有多少贪官腐败?中国还有多少应该值得我们去关注的事情?太多了,经济基础才决定上层建筑,关于龙更名的时候,这些都是上层建筑的事,在经济基础都没有整好的时候,来讨论这些,有意义吗?

无论从哪方面来说,都没有必要去争论这个话题,这是一个没有争论的话题,传统的东西并不都是坏的,并不都是需要改变。大家也没有必要去声讨什么,多做点实事,多赚点钱,贫穷不是社会主义,龙,是永远都会存在于人民心里的。

浏览数:星期二, 12月 12th, 2006 未分类 1条评论

妓女涉黄示众,处女献身民工,乞丐当街耦合[组图]

点击看大图下面这条新闻11月29日,深圳福田警方将百名涉嫌卖淫、嫖娼的犯罪嫌疑人在深圳“三沙”游街示众,随后宣布处罚决定,并分别读出各人姓名、出生日期和籍贯。现场有上千人围观鼓掌。

现在,已经有很多专家学者对此事提出了异议了,并且有律师上书人大,对此提出质疑,我就不多说了。发生在中国的怪事情,多了去了,这有不是第一件。
点击看大图其博客上发表文章声称,自己是处女,对民工性需求予以关注,要为民工解除性饥渴(忘记截图,文章大概被删除,但是从网友留言中可以证明有过此文章):

“民工的确是太苦了!他们为大上海付出的太多太多,在性生活方面,许多老年男性民工‘基本靠手’完成!长期下去,怎么得了!国际上规定,三个月无性生活,就属反人性,因此,我作为一名国家公务员,为了建设和谐社会,决定用自己的身体为可怜的民工们解除性生活的饥渴…如那位民工急需,请与我联系。希望全国的女性公务员立即行动起来,为广大民工做好性服务!”真不知道她是为了出名,还是真为了农民工性问题准备奉献自己的青春。无论怎么样,社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都不是正常的现象。

思考农民工性问题的大有人在,但是思考乞丐、流浪汉性问题的人可能就寥寥无几了。乞丐、流浪汉比农民工更没有生活保障,他们处在比农民工更底层的社会里,而且数量庞大,同样是社会的一个危险因素。他们也是人,也有的七情六欲,即使三餐不继,衣不蔽体,但是人的正常生理欲望还是有的。那他们又是如何来解决性问题的呢?看看下面这组照片,两个乞丐当街当街耦合,而且都是男性,让人深思:

浏览数:星期二, 12月 12th, 2006 未分类 1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