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07月, 2006

《Tooday》,污秽网络中的一股清泉

 


点击看大图吴诗源给我的一印象,在落伍者五周年四川站长大会上,我们有了第一次见面和交流。这位1986年出生,比我小三岁多的吴诗源,却在做着一件我三年前就想做的事,认真的创办一份纯文学的电子杂志。如今,他的电子杂志《tooday》第四期都已经发行了,我实在应该为此写点什么,何况,我的博启网还是《tooday》的内容合作伙伴。

  这是一个喧嚣的时代,到处都是浮华躁动。特别是在互联网业界,急功近利者把整个互联网搞的是乌烟瘴气。记得以前我问张青帝,现在做什么样的网站有前途,他非常肯定的说,打死也不要做文学网站。这话听着刺耳,但是却是一句大实话。办纯文学网站都什么结果呢?著名的文学网站榕树下,曾经是多少文学青年的朝圣之地,陈村主持的躺着读书,现在应该也算是文学论坛的一记绝响了,他早已经成为历史。现在的榕树下,已经被国内民营传媒集团“欢乐传媒”收购,为了4000万,卖身搞娱乐了。敏思博客也是一个有理想的纯文学网站,但是,他最近的一个公告,引起了业界的一片哗然。如果8月1日之前,没有资金赞助的话,他们就将会关门闭户,停止运营。幸好,现在已经有赞助商愿意出资帮助他们,还不至于让打击的梦彻底破碎。

  一个人,要坚持一个理想不易,如果要在互联网业界也坚持自己的理想,那更不容易。keso一句话,说出了中国互联网的真相——把坑蒙拐骗用高科技包装一下就成了知识英雄的中国互联网…一个新兴的、朝气蓬勃的市场,很可能就是一个盗贼横行、明火执仗的市场。机会多,又没什么规矩,流氓自然也多。这年头儿,没有兵没有马,却到处兵荒马乱,也属于正常。但一个市场一多半的机会,都被流氓攫取了,这个市场就很难再容许本分的老实人脱颖而出。刘韧说网站的冬天不远了,如果冬天真正要来了,那么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喜讯。瑞雪兆丰年,酷寒的严冬一过,禁不住风霜考验的害虫必定会死去一大批,冬天一过,将又会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春天,让那些真正有生命力的公司或者网站,开出耀眼的花朵。

  大家可以想像,在这样浮躁混乱的互联网市场里,纯文学类的网站要想生存下去是多么不容易,打死不做文学网站的话,是顺应市场的需要,是顺应生存的需要。然而,一个还没有满二十岁的青年,却依然还做着纯文学的梦,在这如同大染缸的互联网里,安静的、认真的做着一份纯文学杂志,默默的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。眼前浮华万丈,却不为之而动心。这或许就是理想的力量。列夫·托尔斯泰说:“理想是指路明灯,没有理想,就没有坚定的方向,没有方向,就没有生活。”吴诗源如此坚定而执着地为理想而奋斗地精神,实在让人肃然起敬。

  我很清楚,在没有任何资金的赞助和人力的帮助之下,吴诗源要经营好这份纯文学的电子杂志,会有多么困难。他在他博客里说,为了这第四期杂志能够按时发行出来,他一个人基本上忙了大半个月的事件,从封面设计,到内容的收集编辑整理,完全是他自己亲自去做的。我刚才也下载了这第四期,做得非常静美,可以看出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。一期的电子杂志,耗费大半个月时间,到最后却是免费发行,不以盈利为目的。这或许会让很多满脑子都是资本的人无法想像,吃饱了撑的吧。或许他们根本就不懂吴诗源这种为理想而执着的精神。意大利人乔·万里奥说:“伟大的理想只有经过忘我的斗争和牺牲才能实现。”为理想执着,必定会付出很大的牺牲,但是,我相信,吴诗源和他的《Tooday》是一定会坚持下去的。虽然互联网的冬天来了,但是这冬天与他无关。

  谨以此文,献给《Tooday》,献给吴诗源,以及所有为理想为默默奋斗的人。

浏览数:星期日, 07月 30th, 2006 未分类 2条评论

活着活着就老了

活着活着就老了


其实我还很年轻,不应该说出这样沧桑的话语。岁月一天天流逝,曾经拼死拼活想要的东西,如流水一样,无声无息地从指间滑过,溜走。转身去寻找昨日遗忘的故事,却又被时间的洪流冲倒。泪如雨下,尽情的冲刷心灵的千沟万壑。只是,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。

《无极》并不是一部我喜欢的电影,但是我却喜欢极了它里面的一句台词: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见的,就像日落月升,风起云涌,就像你不知道树叶什么时候变黄,婴儿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,就像你不部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。在这个闷热的夏夜,往事一幕幕地涌现,如一波接一波的巨浪,胸口感到窒息的压抑,喘部过气来。孩提时代,少年时代,中学时代,弹指一挥间,俱往也。往日的喧嚣,还在耳畔回响,现在陪伴我的,一瓶啤酒,一包香烟,一台电脑,仅此而已。

些许落寞,些许伤感,如缭绕的香烟,久久散不去。想起一句话,我把你的名字刻在烟上,吸进肺里,让她住在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。

是的,没有人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爱上一个人。在我最孤独的时候,她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生命中,没有前兆,没有预感。但是一切又都是那么自然,命中注定的吧。我相信谁也无法拒绝这种诱惑,如同深夜无眠时,指间嘶嘶燃烧的香烟,陪伴你到天明,给你慰藉,给你感动。

没有错,我是鱼,在咸咸的海水里,孤独的游来游去,早已分辨不出泪水和海水的味道,却依然痴痴的期盼奇迹的发生。总是希望自己能够飞,你是飞鸟,能够与你一起翱翔于蔚蓝的天空,是我终身的梦想。但更是终身的遗憾。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,然而,我是鱼,你是飞鸟,你在天空盘旋,我在水里回旋,海天相接的地方,其实那是一种错觉,视觉欺骗了我们。因为当游到那里,却发现梦想中的地方,依然还在遥远的地方,依然有着不可逾越的界限。你的世界,我无法进入,你的精彩,我无法参与,你的纷乱,我无法分担。

没有人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爱上一个人,也没有人知道,什么时候才能够忘记那个闯入你生命中的人。或许,是一辈子的时间。其实,我还年轻,我没有资本去爱。爱她,就要给她幸福,然而,我什么都不能给她。快乐吗?电视剧《一米阳光》中,年良修质问他的情敌金正武:你能给她什么?第一次认识伊川夏就对她说“我当然可以为你去死”的金正武回答了年良修一句话:我能给她快乐。然而,我连最简单的快乐也不能给予。我无地自容。

我不期望从她那里得到什么,物物质上东西,在爱情面前,总是显得微不足道。然而,她总是想为我付出,这让我感到很沉重,我觉得这样让纯真的爱情变了味道。我最需要的,就是那种心灵上的回响,远隔万里,依然能够感觉得到对方。但得两心相照,无灯无月无妨。我是不善于表白的人,很多话总是藏在心里,喜欢用心灵去感知对方,好多本该说出来的话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出来,我一厢情愿的认为,或许对方也应该能够感知得到的。如同那首古诗:两心不语暗知情,灯下裁缝月下行。行到阶前知未睡,夜深闻放剪刀声。

或许是我真的不懂得珍惜。总是让很多本来很美好的东西从指间悄然溜走。朋友告诫我:很多的东西容易失去,我觉得正因为容易失去,所以我们更加要去珍惜,更加要去把握。如果应该把握而没把握住,应该珍惜而没能珍惜的,有天人生尽头时,入土之后,能安么?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想那么多,我总是认为或许自己的离开,她才会更加幸福。我很清楚现实的残酷,我知道鱼离开水或是鸟离开天空,都是死亡的日子,但是我忘记了爱情是义无反顾,是九死无悔。我总是在一厢情愿的希望她能够更加幸福更加快乐,我却没有看到这样的结局是两败俱伤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,我们都会慢慢长大,慢慢变老,我突然感觉到,活着活着就老了。犹豫越多,失去的也就越多。或许当我真正老了的时候,我才会发现,很多事情是不应该有多犹豫的。患得患失,结果什么也得不到。但我却总是这样徘徊着,不知道是自己太过理智,还是太过感性。写着这些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文字,不但理不出一个头绪来,反而陷入了更深的漩涡里,无力自拔。

还睡觉吧,等我再次醒来,就一切都好了。



浏览数:星期一, 07月 24th, 2006 未分类 2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