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时代应如何打造新的川商精神?

  千年而下,在中国这块深厚博大的土地上,培养出了许许多多非常富有地方特色的商人团体,如赫赫有名的温商、徽商、晋商、申商、粤商等等他们为什么能够出名?因为他们不但自己赚足了财富,同时也为社会创造财富,推动社会的进步;因为他们不但会经商,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做人,在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的同时,也给社会带了更多的精神财富。
  
  相比较而言,在中国历史商,川商这个名词没有上面提到的那些地方性商人团体的名声响亮。川商们似乎只能够听晋商自豪地说,我们的老祖宗从周朝时代就开始做生意了;听徽商骄傲地说,打通长江中下游经商道路,实现茶叶、瓷器、丝绸的贸易都是我们干的事;听浙商不可一世,哪里有赚钱的事,哪里就有我们浙商,我们才是天下第一商帮。但是,川商的历史和先人们也给我们留下了诸如茶马古道、南丝绸之路、马帮、交子等弥足珍贵的川商文化。
  
  以前国内某媒体搞了一次评选活动,评出了中国历史上九大地方性的商帮:豫商、闽商、鲁商、浙商、粤商、潮商、苏商、晋商、徽商。九商之中,川商也被排除在外。川商的名号不响亮,这当然有文化和地理等因素有关,限制了川商在历史上的发展。
  
  历史不能是不能假设和改变的,对于已经成过去的历史,我们只有面对和承认,只有直面过去的不足,才会思考和发展更好的未来。历史上没有的,我们会去创造,先人们没有做的,我们会去创新。历史上有地理因素的限制,我们现在的交通四通八达,四川省委已提出打造“一枢纽、三中心、四基地”,建设辐射西部、面向全国、融入世界的西部经济发展高地;数十条的出川大道在三年即将建成,“蜀道难”的历史将会一去不复返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川商们一定会抓住这些历史机遇,重新定位川商的历史地位。
  
  外部条件有了,很多人对川商的内部条件——川商精神也还持有怀疑态度。一说到四川,给外地人的印象似乎就是休闲,就是盆地意思,就是小富即安的小农意思等等,川商们也逃离不了这些精神和文化的限制。原宜宾市副市长樊建川先生对川商有这样一段精彩的评价,很好地反驳了那些质疑川商的人:
  
  “蜀商就是最好商量的人…自有一套经商的哲学:做生意不是非要算盘打尽、分毫必争才能家财万贯,那是一时的财富;有来有往、细水长流才是取胜之道。都说蜀商容易“小富既安”,缺乏进取意识。其实“小富既安”证明了四川人不贪婪,占有欲不强,非常适合建设节约性社会。如果全世界各国政府都提倡“小富既安”,估计生态危机、能源危机、海湾战争、朝核问题等等就都可以避免了。 “小富既安” 实质上是一种非常好的商业品德,不需要人人都争上福布斯,有节制的发展才是可持续的发展!……除开温柔的一面,水文化中滴水穿石的坚韧,也体现在蜀商的性格中。充满创造力的特性,四川人是不怕吃苦的,当年的川军脚蹬草鞋,背起大刀和斗笠,挂起两只手榴弹,就敢去参加抗战。现在的四川人也是遍布全国,最艰苦最险恶的地方,都找得到川人的身影。”
  
  但是,他的观点虽然很正确,将“坏事”说成了“好事”,但是,我们也不能就抱着这个理论不放,认为“小富即安”这样的观点就是绝对正确的,优点往往也是缺点。所以凡事都应辩证地看待,在看到自己长处的同时,也要看到自己的不足,才能有更好的发展。省工商联副主席谢光大曾经就川商发表过这样的观点:传统川商的软肋主要体现在意识上。小富即安,缺乏“走出去”、做大做强的胸怀和气魄;惯于单打独斗,不善于协同作战,组成联合舰队。
  
  如今,在川商里,我们已经有了刘永好、刘汉元等这样的优秀榜样,我们其他还有其他很多优秀的川商,应该从他们那里学习什么精神?总结过去,新时代的川商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精神?新时代的川商精神是什么呢?一年一度的“财经奥斯卡”盛会——第七届四川十大财经风云人物评选活动今日启动,我们在评选四川的十大财经风云人物的同时,是否也应该思考一下这些问题?欢迎大家一起讨论。
  
  新闻链接:问道2007 四川财经谁称雄 第七届四川十大财经风云人物评选活动今日启动
  http://sichuan.scol.com.cn/dwzw/20080422/200842200822.htm

浏览数:星期二, 04月 22nd, 2008 未分类

还没有评论。

发表评论